小小的突破

刚才就在我开着车要去接正浩的时候,同时间我也在担心着正浩会不会一看到我就哭或者要求明天不要去学校。可是,就在那个当下我突然体悟到这样的担心是对我自己或任何人都完全没有帮助的。是的,在我开着车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到达之后他的情况会是如何,他可能会哭可能会投诉,但也有可能不会!不是吗?既然是这样,我为何还需要担心呢?!!!!如果我去到,他是正在哭的话,我就根据当下情况去应对,那就好了不是吗?当我完全体悟到这一点,当下我马上能够放下那一份担心。我感觉自己突破了自己的其中一个习性反应(当然后面还有千千万万个在等着)。

转变

我庆幸自己在更早以前就已经接触了极简,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如今对物欲已经减到最低。所以,在我读到托勒写的:”外在的一切都是幻想,我们并不能依靠外在的物质获得快乐“的时候才能够完全接受(至少在头脑层面上)。

要是我还是以前那个,久不久就要靠买东西”减压“;每每看到稍微精致的物品就要占为己有,梦想着物质能为生活带来幸福快乐的自己,肯定不能明白吧。

我回望这些年的自己,从极简到零垃圾,再到股票投资和身心灵成长的学习。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转变,每一天都在学习,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好。没有更光彩夺目,只是更懂得享受生活。

我的误以为

在我年少的时候,每次在课堂上老师问问题,我总是不敢举手回答,因为我害怕自己讲了错的答案。可是,我心里其实很想引起老师的注意。所以每当老师问的问题有人答得对,我就会责备自己为何不像别人那样懂得回答正确的答案。我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笨,但是偶尔又感到自己有些部分比别人聪明,所以心里常常觉得委屈,为何都没有人发现到我的聪明呢?为何都没有人称赞我?难道觉得自己聪明是我的一个误会?就像我小时候曾误以为自己长得很美一样?(笑)

记录我曾经的内在纷乱

听到崇建老师说内在纷乱,我回想起自己的年少时期也经常经历内在纷乱。我一直很喜欢写一些东西,可是有一段时间我不敢写,我被内心的恐惧牵绊着。因为我不愿意面对自己写得不好这件事,我小时候作文写得不错,写的文章曾经被老师在课堂上念出来(还是我自己念不太记得了)。可是不懂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写不了那样的作文了。于是从那时起,我就放弃了写作这件事,我不敢再期望自己写出好作文,因为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写不好。我认定自己没有写作天份,所以我也不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像那些很想专注却又不能专注的孩子一样,我因为内心的恐惧而无法做出努力。有一段时间我很能写,我把心里的话都写出来,有一段时间却什么也不能写。脑袋里像浆糊一样黏着什么都挤不出来,这就是内在纷乱吧。

我年少时觉得自己很好胜,好胜得不敢输不敢争取。因为总觉得自己无论要什么也不会得到,无论是物质还是对学业成绩的欲望,所以一直训练自己不要有欲求。我曾经的座右铭是人到无求品自高。我曾经极力训练自己,希望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因为我害怕情绪带给我的煎熬。我希望自己不要有情绪,那就不会有煎熬。多年来有稍微成功一点,结果我就变成了超理智。

我一直都不愿意,不敢犯错。我害怕别人知道我犯错,我害怕别人觉得我不够好。其实真正有谁在乎我呢,或许我最害怕的是没有人在乎我。我每说一句话,都要思前想后,确定是得体的才敢讲,因为我不希望别人因为我说的话对我的印象不好。我不敢写一篇文章,不敢发表一篇文章,是因为在我还未确定这篇文章够好够得体以前,我不想别人看到。就像一个不化妆就不敢出门的姑娘。我不愿意外人看到我的内心,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不够美,不够完善。我时时刻刻都希望准备好自己。但又有谁会是十全十美的呢?我总觉得自己不好,自我价值低落。因为从来没有感觉到被接纳,就连我自己也不愿接纳自己。

如果我回到过去,看到年少的自己,我会对自己说什么?

与神同行2:最终审判

看与神同行2的时候,常常会感觉到不顺,之前看预告就觉得第二集故事线太多了,又要讲成造神,又要讲解怨脉和德春的故事,又要讲金自鸿的故事,还有江林使者…..OMG。我就觉得整个故事会变很乱,果然……

乱的地方像是成造神讲故事的时候为何总是在奇怪的点停住?然后又老是在奇怪的点开始另一段?如果我是解怨脉和德春,怎么可能不逼他一次讲完?还有很搞怪的地方就是,居然把赔偿的钱都拿去买基金了?!!!!!这是搞什么乱?!!!总觉得买基金这个梗无论是搞笑又好,转折又好,太故意了,很不自然。我不喜欢。

最后我居然期待解怨脉和德春有感情线,因为看漫画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的感情很特别了。又觉得身为使者的他们感情其实也特别好,不一定是爱情,总觉得他们对对方都是很重视的。所以看到德春跑了又回来救白狼的那一段,我就忍不住掉眼泪了。

最后我真的太欣赏金秀鸿了,他这个人可以不要那么steady吗?一副死了就死了,豁达大度的样子。即使知道自己的朋友可能害死自己,却一点怨气也无。虽然这个设定不是那么真实,但胜在演员把这点非常自然地演绎出来了。所以演员非常非常加分!

最后我希望它不要被拍第三集了。拍点别的吧导演

The Shape of Water

本来我因为女主角长得不美而拒绝看这部最新奥斯卡最佳影片,可是鉴于它是唯一一部在机内电影清单里面我曾考虑过要看的电影,所以还是点开了。我在头一分钟就被吸引了,因为那些老旧的家私,老旧的音乐。故事很简单,看完之后我只觉得,影片是不错,可是值得是最佳吗?

我买了些什么

这次去日本前就决定了不购物,可是当你去到那些商场或是纪念品商店的时候,少不免还是会心动一下。我心动了蛮多次的,可是这次比较厉害的是,我真的用比较短的时间就说服到自己不要买了。然后晚上在酒店的时候,想到没买到的那些东西,我不觉得遗憾,反而是轻松的。我很庆幸自己没有买那些东西,因为现在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那些想买又没有买的是什么东西(除了风铃)。不过我当然不是完全没买啦,说到底还是买了一些。这次我买的东西如下:

1.Uniqlo外套–天气比预想中的冷,带的外套太薄所以被逼买了一件新的

2.Outdoor和吉卜力联名的侧背包–每次去到吉卜力纪念品商店都无法自拔,一定要买一件物品才甘愿,这次买的包很令人怦然心动,至今还很满意

3.二荒山神社的胜守和夫妻圆满御守–买胜守的原因是黑色很美!

4.两套睡衣(Snoopy和米奇图案)–很好摸的布料,感觉穿着来睡觉会很舒服所以买了

5.一个日历钥匙圈–本来要买给Sophia最后决定占为己有!很特别的钥匙圈

6.卷发器–用过妹妹的觉得很好用,所以特地去bic camera买的

对我来说买的东西算多了,不过总算不会太后悔买了这些东西。

吸引你的东西

某部连续剧想要吸引人追看,有时候只取决于某段场景能不能引起观者的好奇心,如果能的话会很想继续下去,如果不能则相反。

就像《我的大叔》,我不过无意中看到第一集的最后一幕,朴东勋被发现受贿然后被带走的时候,刚好看到仿佛知道贿金下落的李至安从电梯里走出来,他一边喊着至安shi至安shi我要跟你谈一谈一边被带走,可酷酷的至安shi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走了。我马上觉得很好奇这男人被发现收了钱却一直找个小女孩做么?那女孩又是为什么理也不理直直走?那一刻开始我心里充满了对剧情的疑问,然后就决定要追看这部连续剧了。

生命线辅导讲习课-亲子沟通

今天上的是余莹樱老师的课,之前在《我听见了你》这本书里面就已经看过莹樱老师的故事,而且当时对她的故事也特别深刻,所以今天也有些期待。果然,老师真的是经验丰富,而且讲课方式轻松有趣,让我受益良多。以下节录一些重点:

  1. 要达成沟通的第一步是同理。
  2. 当看到亲人或朋友有情绪的时候,先处理情绪再处理事情。
  3. 处理不到事情是因为你有情绪。
  4. 当孩子的情绪过去之后,如果他选择不把事情告诉你,不要追问。要相信孩子有能力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告诉你,同时孩子也可以选择不跟你将。
  5. 同理,而不是教,分享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样做,而不是教对方。
  6. 在和孩子讲话的时候,尽量蹲下站在和孩子同高的高度,以示平等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