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碎碎念

小小战胜物欲

今天特地一个人驾车去城邦拿高木直子的新书,选择自己去拿是因为不想邮寄多收一个塑胶袋,可是驾车38分钟从家里去到城邦店面,碳排放量应该也不少,这样有环保到吗?有时候要做环保也十分难取舍,我应该等到大众出的时候才买的!

既然特地来到城邦,当然不会拿了书就走,照例四处逛逛翻翻书。过程中一直告诉自己不要买书不要买书,我已经跟自己约定不再增加实体书数量(高木直子除外),除此之外也是想要控制自己花费。不过,眼睛不好的我(看到什么都要买的眼)还是看中一本教读者在家里做手工液态皂的书。我对手工皂没兴趣,却因液体皂较方便而想过要自己制作液态皂。所以很感兴趣的翻了起来,马上我就被欲望控制,开始研究价钱,考虑自己是否能够买这本书。

我知道自己又来了,我又因购买欲想要背叛跟自己的约定。不过这次我不要再轻易对欲望妥协,我决定使用拖延法。我把书带到一旁的座位,使用手机上网查询这本书的评论,想看看买过这本书的人怎么说。因为我也知道很有可能我买了以后还是会因为种种原因(找不到原料等等)而导致这本书又被冷藏在书柜深处。并且,我也仔细研究此书,看看自己是否全部都能看懂。亚马逊上可以看到对这本书的几个好评,不过大多是说这本书质量好的一些无用的评论,另外还有些人说制作过程重复,像是在骗页面,另外我也发现到制造液态皂的其中一项原料十分难找。于是,我决定不买这本书,转而在网上寻找免费的制作方法,最后我没花到一分钱就回家了。

我很为这次的决定感到满足,因为我觉得自己跨过了自己的一道坎。以往的我只要有余钱(即使没有也)不会考虑太多,就买买买。结果,现在家里堆满了无用又占位的物品。希望往后的我也能坚持,从买买买变成省省省。

电梯

一天下班,我独自等电梯。

按了往下的按钮,便听到扎扎的电梯缆绳转动的声音,表示电梯在上着来。没多久电梯门便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有点惊讶又有点高兴,踏进电梯门的时候喊了一声,“爸爸”。

爸爸看起来跟以前一模一样,胖胖的身材和黝黑的皮肤,他没开口说话,只向我微微一笑。

我说,”爸爸,好久不见,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见爸爸不回话,我继续说下去,“爸爸,你还记得吗,你离开的时候我还在读着中六,我现在已经28岁了,读完中学之后我被本地大学录取了,你不能出席我的毕业典礼好可惜,不过妈妈妹妹还有姑妈都来了,我们在学校拍了好多照片。“

爸爸还是沉默,只是微笑看着我。

我继续说,”爸爸,我已经结婚了,我的儿子现在一岁多在学走路,大家都说他跟你长得好像。我结婚之后,妹妹也随着结婚生孩子,她的女儿现在六个月大,长得白白胖胖,真的好可爱。爸爸,你会比较喜欢男孙还是女孙呢?“

”爸爸,这几年,你过得好不好,我们买给你的东西,你收到吗?你跟婆婆爷爷生活,不会寂寞吧?“

这时,电梯到了底层,叮一声门便开了。爸爸不说一句话便走了出去,我便喊着爸爸便追出去,谁知一下便被自己的脚绊到,摔倒在地上。

我睁开眼睛,看到房间的天花板。

我翻了一个身,看着漆黑的房间,把被子盖过头,默默地痛哭起来。

 

放下既自在

“女施主,放下既自在,珍重。” 转自美子部落  

这些日子里,一直在为执着不执着,放下不放下而执念。
心里其实非常清楚,是一定要放下的,我的骄傲不容许我去苦苦哀求,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不值得。
可是,这几天我第一次感觉到情感跟理智原来可以分得那么开,脑海里明明白白想了上万遍,不要再为这件而伤心,还是无法避免地回想,然后抽痛。

不是第一次伤心了,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所以太明白即使时间让我淡忘一切,往后午夜梦回也可能在梦里喊叫出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即使是淡淡的,悲哀还是悲哀。

一直不断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仿佛有了答案心里会好过一点,可是事情无论如何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最残酷的是在最伤心的时候依然要自己包扎伤口,对身边的人交代解释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最后还要安慰对方,没事没事,我会好起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是的,大家都说这只是过渡期,过了就没事了。

后来我不再问为什么了,脑海里他的影像也模糊了。我告诉他,我已经好了,请你不要再说对不起,于是他改口说谢谢。我再说,也请你别说谢谢,我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你呢,是为着自己。

是的,我不怪你,因为我觉得放下我会更自在,即使现在我没放下,以后也会的,何必怨天尤人呢?或许你不是我的缘份,不过我们也在一起渡过了十分美好的时光,我应该知足珍惜的。

焦虑

我的窝囊还是一如既往,从来也承受不了多少压力,
看到难的事情就想逃。
这次,我不知要逃到哪里去。

人如果真正一无所有,反而什么也不需要害怕。
就因为拥有了太多,什么也不愿放弃,
反而绑手绑脚,动弹不得。

为何总是不能满意呢?
对生活,对自己。
总是不能够平静,心一直狂跳狂跳,
焦虑得不得了。



神啊,请求你再赐我勇气,再多一点点就好了。


阿门。

henna

用戶插入图片

那天终于一个人跑去central market做了这个,情绪低落的时候只有去做一直很想做的事情,才能得到安慰。曾经这是我马六甲之旅的一个遗憾,因为怕其他人等而错失了henna,回程的时候后悔莫及。我总是会为奇怪的事情而莫名其妙的执着,因为害羞怕被耻笑而不敢提出真正的想法。总觉得自己渺小,自卑盖过了自我,非常多。

大势所趋

用戶插入图片

当初会选择当cashier,是因为不想再当行行企企的角色。真正去了training之后又有点后悔,做么自己拿来衰,选份压力那么大的工来做。

九天来每天close counter的时候都心惊胆跳,很怕short钱自己做到都不够赔。每次找钱都很小心地数很多次,刷卡的时候会再三确认数目对不对,每天早上都提醒自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要做错东西。

这种情况让我回忆起以前乡服,好像也是这样,战战兢兢,压力奇大,不过却有一种畸形的快感,心里想着,这么难的东西我也做得到,不错嘛。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做人偶尔也要尝试一下看起来很难做好的东西,这样才有成就感。我想我的选择是对的,只不过所有人都认为不好,我潜意识便认为自己选错了。

其实事情哪有真正的对与错。就算给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会一样的东西。

我不会再浪费时间在后悔上了。

PS:那只树熊是从澳洲坐飞机回来的礼物,感谢那位送礼的仁兄那么记得我们的要求。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