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突破

刚才就在我开着车要去接正浩的时候,同时间我也在担心着正浩会不会一看到我就哭或者要求明天不要去学校。可是,就在那个当下我突然体悟到这样的担心是对我自己或任何人都完全没有帮助的。是的,在我开着车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到达之后他的情况会是如何,他可能会哭可能会投诉,但也有可能不会!不是吗?既然是这样,我为何还需要担心呢?!!!!如果我去到,他是正在哭的话,我就根据当下情况去应对,那就好了不是吗?当我完全体悟到这一点,当下我马上能够放下那一份担心。我感觉自己突破了自己的其中一个习性反应(当然后面还有千千万万个在等着)。

Leave a Reply